您所在的位置:简家信息门户网>国际>“死亡凝视”特朗普的瑞典女孩桑伯格:气候先知,还是提线木偶?

“死亡凝视”特朗普的瑞典女孩桑伯格:气候先知,还是提线木偶?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11-13 14:59:11

来源:纵相新闻东方网·纵相新闻记者 单珊“死亡凝视”特朗普、“咆哮”联合国会场,一天之内,16岁瑞典女孩通贝里·桑伯格成了许多人眼中的英雄。目前,委员会已正式接受了这一诉求,并将着手展开调查。桑伯格计
 

来源:垂直新闻

东方网,垂直新闻记者单山

16岁的瑞典女孩森伯格(Thonberg Thunberg)在“死亡凝视”特朗普和“咆哮”联合国会议厅后的一天内,成为了许多人眼中的英雄。

在全球舆论越来越关注气候变化的背景下,“气候女孩”(Climate Girl)鼠伯格迅速成名,在西方媒体上频频登上头条,先后受邀成为重要国际会议的嘉宾,甚至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然而,公众舆论质疑她的声音和她的行为也随之而来。

联合国大会猛烈抨击世界领导人,并起诉五国政府。

“你怎敢!(你怎么敢)”纽伦堡怒目而视,悲痛欲绝。被邀请参加联合国气候行动峰会并在23日发表演讲,纽伦堡“斥责”世界领导人几分钟,问与会者“你用空洞的话语偷走了我的梦想和童年”和“你怎么敢无视科学结论”。

她还发出了“最后通牒”:“所有后代都将关注你”。如果你选择让我们失望,我会说,‘我们永远不会原谅你’。”

演讲结束后,纽伦堡与十几名青年代表一起,向联合国儿童权利委员会“起诉”巴西、德国、法国、阿根廷和土耳其政府,指控它们尽管知道污染化石燃料的危害,但仍继续宣传污染化石燃料,从而“侵犯人权”。目前,委员会已正式接受这一指控,并将开始调查。

一天前,纽伦堡“正面”会见了特朗普。她的“死亡凝视”视频和照片在社交媒体上的传播已经成为联合国大会的“亮点”之一。

特朗普也在推特上以罕见的温柔回应道,“一个快乐的小女孩,前途光明、充满希望。”

然而,美国媒体将其解读为“嘲弄”。原因是特朗普上任后废除了奥巴马政府的几十项环境法规,称这些法规对美国经济是致命的。此外,美国也在特朗普的领导下退出了《巴黎协定》。

法国:年轻人应该做些实际的事情

与特朗普“站不住脚”的态度不同,一直站在环保第一线的法国再也受不了了。马克龙在纽约的联合国总部设立了桑德伯格。

“这些极端的立场是我们社会敌意的根源。年轻人的集会是有意义的,但必须关注那些阻碍政府采取有利于改善气候问题的政策的人。”

马克龙提到,法国将完全禁止使用煤炭,还将停止碳氢化合物的开发。“我们需要一个年轻人,他能帮助我们向那些阻碍环境保护政策实施的人施加压力,并能采取具体行动。”

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担心桑德伯格承受的精神负担。

“她没有意识到沉重的精神负担,她脆弱的身体承受着这一切,但这些问题非常敏感是有道理的。”佩斯科夫说,“也许有必要向这个小女孩解释,许多国家已经做了很多事情。正在采取一些切实有效的措施来解决人类在生态和气候领域面临的威胁和挑战。”

在批评家看来,“纽伦堡效应”是当前形势的产物。针对纽伦堡的人身攻击甚至登陆主流媒体平台。

福克斯新闻上周末的一个采访节目成了“事故现场”。一位客人指责纽伦堡的气候运动是“抽搐”,与科学毫无关系。

他说,纽伦堡只是一个被父母利用的孩子,有“精神问题”(纽伦堡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类似于自闭症)。虽然这种症状严格来说不能被视为“精神疾病”,但舆论普遍认为这种患者精神脆弱,不能承担“意见领袖”的重要责任。

福克斯新闻后来就这一令人愤慨的言论向桑德伯格道歉。

法国教育部长让-米歇尔·布兰克(jean-michel blanker)表示,他不确定在联合国的表现之后,纽伦堡是否受到操纵,但他希望纽伦堡不会如此悲观,需要时间来找到建设性的解决方案。

德国CDU的成员吉娜·希姆克甚至指责纽伦堡传播“集体歇斯底里”。

然而,一些与会者对她的演讲给予了积极评价。例如,尼日利亚环境部长阿布巴卡尔说,他“深受感动”,并“完全同意”她。西班牙巴塞罗那市长科拉称赞她“强有力的演讲”和成人风范。

“气候政治”改变了欧洲政党的范围

纽伦堡的环境保护始于2018年8月,当时瑞典遭受了一个世纪以来最严重的森林火灾。她敦促瑞典政府严格按照《巴黎协定》减少碳排放,并在瑞典议会大厦门口连续抗议了三周。

后来,她成为全球气候罢工运动的发起者。她辍学一年,全心全意致力于环境保护。在参加了今年9月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峰会后,纽伦堡计划于12月前往圣地亚哥参加在那里举行的气候变化会议。

9月20日,来自150多个国家的数百万人参加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反气候变化抗议集会,该集会由纽伦堡发起。

然而,她最近的一系列行动也受到媒体的广泛质疑。例如,许多主流媒体批评她“出洋相”——乘船从欧洲到美国的“环保”之旅实际上并不环保。她乘坐的帆船需要一个团队乘飞机从欧洲回到美国,这导致了比她自己的飞机旅行高得多的碳排放和成本。

是“气候先知”还是“布偶”?至于桑德伯格的情况,英国《太阳报》24日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太阳报》称,纽伦堡的事业实际上是由“追逐名利的父母”和“能源巨头”的利益驱动的。

你知道,在今年5月底的欧洲议会选举中,许多欧盟国家出现了环保主义政党。环保主义政党在许多欧洲国家越来越有影响力,“气候政治”正在深刻影响欧洲政党的范围。

《多伦多太阳报》批评说,纽伦堡现在处于“复杂的局面”:她的支持者把她视为新时代的“圣女贞德”,肩负着“拯救地球”的主要使命。在反对者眼中,她只是被某些势力操纵的“小木偶”。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澳门金沙 山西11选5 搜狐彩票网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简家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