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简家信息门户网>社会>对话“清洁快闪”行动发起人:我爱香港,站出来是值得的

对话“清洁快闪”行动发起人:我爱香港,站出来是值得的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11-08 16:52:28

平时就热衷公益活动的高松杰和欧阳凤盈决定站出来,他们组织了“清洁快闪”行动,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起,自发清洁周边的环境,希望为恢复这座城市的原貌、弥合这座城市的裂痕做出自己微小的努力。上午11时许,持
 

高宋杰开始时有10多个伙伴,带着水桶、抹布、清洁液、小手铲和其他工具。

9月21日上午8时30分,香港青年高宋杰和欧阳冯英早早来到港铁何文田站门口,与十几名合作伙伴聚在一起。

他们拿着水桶、垃圾袋、抹布、清洁液、小铲子和其他工具来清理何文田车站外天桥上密集的标志、海报和涂鸦。

过去三个月,香港继续举行各种集会和示威。一些激进示威者在许多公共场所留下侮辱性标语和垃圾,影响了香港普通市民的生活和公共环境。

通常热衷于公益活动的高宋杰和欧阳冯英决定站起来。他们组织了“清洁闪电”(Clean Flash)行动,并与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自愿清洁周围环境,希望自己做出小小的努力来恢复城市的原貌,弥合城市的裂缝。

何文田站的清理工作是他们的第五次行动。从出口到立交桥的尽头,200多米外,每个人都默默地散开,拿出工具开始打扫。先洒水,然后用手铲刮干净。在一些粘着很厚的地方,需要洗涤剂。

一个中年人的手铲断了。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硬会员卡来替换它。他告诉《新京报》,他是香港人,出于“对香港的爱和信任”参加了这次活动。他说他周围的许多人都是非常活跃和关心他人的人。现在香港正面临困难。他们不想只是冷眼旁观。虽然参与清洁活动只是一个“小行动”,但却是“正确的事,好的事”。

清理完何文田站后,他们走到红磡,继续清理一座损毁的天桥。上午约十一时,持续约两小时的清洁工作已完成,修复后的通道看起来干净清新。许多路过的市民向他们伸出拇指,称赞“干得好”。

高宋杰告诉《新京报》,现在越来越多的香港公民加入了他们的行列。通过社交媒体发布活动信息后,其他内地居民表示希望将来有机会来香港时,也能加入他们的清洁工作。

它们就像点燃更多火焰的小火花。

清理第一个闪光站:清理何文田站外天桥上的标志、海报和涂鸦。

《新京报》记者与高宋杰和欧阳冯英进行了对话:

新京报:为什么要启动清洁闪存操作?

欧阳冯英:从六月开始,香港就有一些游行,然后是暴力行为。游行结束后,墙壁和地面非常脏,隧道里到处都是垃圾和臭味。作为普通公民,我们想站起来,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来改善现状,为社会做出一些贡献。

新京报:第一次打扫的场景是什么?

欧阳冯英:第一次是在8月17日,在神水城,那里第一天有游行。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环境很脏,墙上有很多涂鸦和标语,所以我们决定第二天去打扫。

第一次没有多少人,只有四五个人。我们没有给太多人打电话,想试一试。那天雨下得很大。我们几个人穿着雨衣,但很快就湿透了。然而,由于下雨,我们打扫了墙壁,洗掉了墙上的东西。清洁工作大约在一小时内完成。

新京报:为什么雨下得这么大?

欧阳冯英:我们答应去,我们必须去。这是一颗心。

一些路人停下来赞美他们。

新京报:你做过多少次了?中间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吗?

欧阳冯英:一共五次。我记得那天湾仔应该有嘉年华会。许多孩子和老人都很期待,但是因为游行,嘉年华取消了,这让许多家庭感到非常抱歉。所以我们过去常常打扫卫生,希望能弥补这种遗憾。

高宋杰:我在旺角打扫卫生时,一位90多岁的婆婆来感谢我们。她说她太老了,不能依靠我们年轻人帮她打扫卫生。她这样说让我们非常感动。

新京报:成员是谁?

欧阳冯英:从二十到四十年代,有来自不同行业的人从事教育、金融、写作和公共关系。起初,我是韦杰的朋友。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来了。他们说他们不敢单独站起来。当他们看到我们站起来,他们会告诉我们,让我们和你一起打扫。

新京报:清洁过程困难吗?

欧阳冯英:标语、海报、喷涂的涂鸦和文字需要清理。我们使用更多的水,需要用力擦拭。我们现在有经验了。如果我们用洗涤剂喷洒它,它会被相对较快地清除掉。

新京报:除了清洗标语,9月17日你还连夜去清洗了吴交藤抗日烈士纪念碑。

高宋杰:是的。17日,烈士纪念碑被涂上了“送回中国”的字样。我很生气,这是对烈士的不尊重。我已经决定这座纪念碑必须在918年前恢复到原来的形状,直到918年才能离开。

那天晚上我给我的朋友打了电话。有些人说已经太晚了。那是遥远而危险的。别走。然而,最后有7个人,那天晚上我们清理了纪念碑。

清洁队清理了红磡地铁站外天桥上的标志、海报和涂鸦。

新京报:其他人对你的行为有什么看法?

欧阳冯英:第一次打扫的时候,附近有一个中年邻居。他来告诉我你做得对。有些朋友平时不常联系,但因为我站起来做这个活动,他们会打电话给我,给我发信息,说我很勇敢,提醒我注意安全。有些人会给我们捐赠一些清洁工具。

我的家人也非常支持我。他们看到了视频剪辑,当他们看到我们正在努力打扫的时候感到很安慰。他们的女儿愿意花时间做志愿者。他们也想和我一起做,但我会保护他们,在精神上支持我就足够了。

高宋杰:我很早就开始写微博了。许多人在我的微博上让我开心。在打开我的脸书页面一周后,已经有1000多名粉丝了。每天,人们告诉我他们想加入我们。一些来自大陆的网民说,他们来香港时愿意加入我们。

我只是想自己做清洁活动,这是相对低调的,但我发现我变得越多,我变得越多,所以现在我们想让自己成为一个榜样,激励更多的人这样做。没有必要加入我们,但是我们可以在我们生活的社区自发地做类似的事情,这样我们可以更快更广泛地清洁。

新京报:你遇到过阻力吗?

高宋杰:底部会上升。一些反对者在网上发布了我的个人信息,包括我的名字、电话号码、地址和其他非常详细的内容。我接到了骚扰电话,其他人用我的电话号码订了饭菜和旅馆。我每天都忙于取消这些预订。所有可以在网上处理的事情都已经为我处理好了,甚至有些人利用我的信息捐献精子。

我周围的朋友也遇到过这种事情。他计划在任何一天结婚,并发布在网上,号召对手过去骚扰他。这些人给了我们每个热爱祖国和香港的人一个数字。如果您在一个组中输入一个数字,您将获得非常详细的信息。

一个市民的手铲被打碎了,他从钱包里掏出一张硬会员卡来替换它。

新京报:你会感到委屈吗?

高宋杰:起初有一点不公平,但是如果我不站起来,更多的人就不敢站起来。香港是一个非常文明的地方。我的家人和朋友都住在香港。我非常爱这座城市。我爱这个城市的人们。对我来说,站起来是值得的。这是一个特殊的时期,但香港不是他们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

新京报:你认为一些激进的年轻人也爱香港吗?

高宋杰:他们没有读过中国历史,也不了解我们的国家。甚至有些老师也会把他们的一些想法灌输给学生,使他们的想法盲目而极端。我有做过研究的朋友,他们中的许多人不能回答他们想要什么。

只有了解中国的历史,香港如何成为殖民地,如何被瓜分和欺凌,我们才能更好地了解现在。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妈妈经常告诉我关于我的祖母,以及当香港沦陷时,他们的家人是如何躲避日本人的,所以我对这段历史有所了解。当我1997年高中毕业时,我出来工作了。当时,我听到很多关于返还的负面消息,说返还后所有资产都将被没收。当时我很怀疑,但香港回归中国这么多年后,这些情况并没有发生,反而越来越好。

目前,许多家庭和学校缺乏历史教育,因此这些学生的认知是片面的。

欧阳冯英:我年轻的时候,父母经常带我去香港历史博物馆。我对历史了解得更多。我六岁时和父母一起去了北京。我看见了长城、紫禁城和天安门广场。真的很棒。当我在高中的时候,我选择了中国文学和世界历史作为我的选修课,我经历了这种回归。我的许多同学在1997年前移民了,但我留了下来。我父亲告诉我,我们是中国人,必须留在香港。我的家庭是爱国的。

高卫杰带头清理贴在墙上的海报。

新京报:你的微信名称指的是做小事的小人物。这是什么意思?

高宋杰:现在有些年轻人想爬到梯子的顶端,想在毕业前买栋房子,并且想一工作就成为经理兼首席执行官。当他们第一次出来工作时,他们期望过高,眼光过高,这导致了巨大的差距和许多抱怨。我用这个名字来表达我们应该谦虚。每个地位高的人都从小事做起。

新京报:你有什么想对激进的年轻人说的吗?

高宋杰:暴力能解决问题吗?如果暴力能解决问题,整个世界将充满暴力。如何为自由而战?只有在安全的时候,你才能做你想做的事,那就是自由。暴力不能赢得真正的自由。你所做的非常矛盾。

新京报:你有什么想对大陆同胞说的吗?

高宋杰:在清洁活动中,我们有些人在身上贴了标语,“香港照常开放”。我们想告诉我们在内地的朋友,我们非常友好和热情,香港非常文明,我们在内地的同胞仍然可以轻松地来玩。

新京报香港报道组

校对卓伟

江西11选5 广西快3 快三app 黑龙江11选5

责任编辑:admin
Copyright © 简家信息门户网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资讯来源于网络
Top